民族文化宫图书馆(中国民族图书馆)现收藏有维吾尔族古籍《突厥语大词典》的维吾尔文和汉文新版本。由于此书原书已遗失,抄本现存国外,又在维吾尔族文化史上和西域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在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关怀下,改革开放后专门组织相关专家对《突厥语大词典》进行整理,并多次出版,极大地促进了学术研究。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着眼于新时代民族团结进步事业新发展,创造性地提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民族工作重大命题,为新时代民族工作指明了方向。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增强各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对于维护国家统一和长治久安,促进各民族大团结和社会和谐,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我国各族人民在长期历史发展进程中形成的政治上团结统一,文化上兼容并蓄,经济上相互依存,情感上相互亲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民族共同体,是建立在共同历史条件、共同价值追求、共同物质基础、共同身份认同、共有精神家园基础上的命运共同体。

我国自古以来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在历史的长河里,各民族共同生活繁衍生息在中华大地上,为推动中华民族文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做出了贡献。

源远流长、丰富多彩、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是各民族共同创造的。历史上,作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一员的维吾尔族充分利用自己处在丝绸之路要冲的地理环境,不断吸收周边民族先进文化,使用众多的语言文字,创造并留下了丰富多彩的文化典籍,成为祖国文化宝库重要组成部分。

《突厥语大词典》是维吾尔族的祖先回鹘人在中世纪建立的喀喇汗王朝时期(840-1212年)问世的一部语言学名著,也是一部维吾尔族优秀的历史文化成果之一。该《词典》共收录回鹘、乌古斯、样磨、葛逻禄、奇普恰克等新疆及中亚地区生活的突厥语系各部族相关的词汇7500余条,内容涉及政治、经济、文学、语言、历史、地理、医学等众多学科,现被认为是中世纪西域的百科全书。


 《突厥语大词典》(汉译本),民族出版社,20022月第1版。


《突厥语大词典》问世于11世纪70年代,它的编纂者麻赫穆德·喀什噶里(作者名为喀什人麻赫穆德之意)在书中给我们留下了许多非常重要的信息。

一、为新疆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提供历史依据

新疆自古以来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从汉朝开始,历朝中央政府都在新疆设立了管辖机构。秦、汉之后,西域各族与中原地区始终保持着密切的政治、经济、文化联系,心里早就形成了新疆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思想。这一思想,同样体现在《突厥语大词典》里。

《突厥语大词典》作者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在解释“桃花石”词条时,把当时的中国分为三个有机部分:

“秦原来分作三部分;第一,上秦,地处东方,被称之为“桃花石”;第二,中秦,被称之为“契丹”;第三,下秦,被称之为“巴尔罕”(barhan),这就是喀什噶尔[1]。”


《突厥语大词典》里对“桃花石”词条的解释。


这些表明,中世纪维吾尔族知识分子眼里中国可分为上秦、中秦和下秦3个部分,上秦为北宋,中秦是辽朝,下秦为喀什噶尔一带,三位一体为完整的秦。当时的西域各部族和西亚人把中国或中原地区称作“秦”或“桃花石”,把中国人称作“桃花石”。从这里可以看出, 生活于11世纪的麻赫穆德·喀什噶里不仅客观地表述了当时中国王朝分布的地域,也如实地反映了新疆历来为祖国不可分割一部分的历史事实。

二、为祖国认同提供依据

认同伟大祖国是各民族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的重要思想和共识,是中华民族向心力与凝聚力的源泉,更是爱国主义不可或缺的内容。

从《突厥语大词典》到出土的喀喇汗王朝钱币等文物文献都证明,喀喇汗王朝的可汗们都喜欢在自己的汗名中加上“桃花石”3个字,以此表明他们是中国人。如:阿力甫特勤·桃花石汗、贝利特勤·桃花石汗、桃花石·博格拉汗哈桑等等。这是一种非常自豪的祖国认同表现。

三、为中世纪西域与中原地区经济文化交流提供依据

新疆,古称西域,地处祖国西北边陲、亚欧大陆的腹地,历史上曾经是中西陆路交通丝绸之路的主要通道,历来就是一个多民族聚居地区和多元文化、多种宗教并存的地区。

古代新疆地区不仅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更是受到东方文化的熏陶,逐渐成为我国多元文化特色浓厚的地区。西域地区很早以前就与祖国内地有经济文化上的联系。西域地区的自然风貌,如山脉、河流、物产等,在先秦时期的汉文古籍中早就有了记录。

古丝绸之路上最重要的货物是我国中原地区生产的丝绸,在11世纪问世的《突厥语大词典》里对此有诸多涉及,把丝绸有关的以下商品明确记载说来自秦(指中原):

äškürti 秦制造的一种带花的丝织品。(第一卷,157页)

čüz     锦缎。秦制造的红色的绣有金丝线的丝织品。(第一卷,346页)

käz     秦的一种丝织品的名称。(第一卷,347页)

känzi   绢子。一种秦绸,有红、黄、绿等各种颜色。(第一卷,446页)

šalaš秦所织之一种布。(第一卷,471页)

tähčäk  秦的一种丝织品。(第一卷,502页)

nkü秦织造的一种丝绸。(第一卷,510页)

činahsi 秦织造的一种带花的丝织品。(第一卷,514页)

qačač   长恰奇,一种秦地出的缎子。(第二卷,293页)

čit     花布,杂色花纹的秦布。(第三卷,118页)

lohtay  秦的金钱花纹的红色织锦缎。(第三卷,235页)

huliŋ   由秦输入的一种带色的绸布。(第三卷,361页)

《突厥语大词典》还记载有以下物品来自中原地区:

baqir   秦铸造的一种铜钱的名称,在交易中使用。(第一卷,379页)

sal     釉子。用树胶做的有粘性的东西。秦的炊具及类似之物涂上它之后,在上面画花。(第三卷,151,152页)

čatuq   一种海鱼的鳍,从秦运来。据一些人说,这是一种树根,可用它制作刀柄,靠它能试出饭里有毒与否。(第三卷,213页)

čäliŋ   碗,陶瓷。čäliŋ ayaq 秦陶土碗器皿。(第三卷,361页)

mäkkäh  这是来自秦的一种墨水,突厥文(指回鹘文)便是用它书写。(第三卷,414页)


《突厥语大词典》中的上述信息再次证明,中世纪在新疆生活的各民族不仅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都是中国人,而且新疆也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作为喀喇汗王朝统治阶级的可汗们都自称“桃花石汗”,就是中国的可汗之意,这与我国历史上入主中原的民族都自诩“中华正统”自居是一个意思。这些事实再次证明,在西域生活的各族人民心里,早就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的命运共同体思想。

通过《突厥语大词典》所提供的上述丰富信息我们可以说,其作者麻赫穆德·喀什噶里不仅是11世纪著名的语言学家,也是一个著名的爱国学者。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加强中华民族大团结,长远和根本的是增强文化认同,建设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积极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培育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就是要深化文化认同、汇聚民族力量,大力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在尊重差异、包容多样中实现各民族文化交融共生、和谐发展,形成各民族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的强大精神纽带。

我们只有深入挖掘各民族传统优秀文化中的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思想,充分利用古籍文献里的历史依据,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工作服务,才能找准民族团结工作与各族群众的心理契合点、情感共鸣点、利益结合点,才能在全社会形成中华民族一家亲的浓厚氛围,才能使56个民族始终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拧成一股绳,才能使我国各民族永远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



[1] 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突厥语大词典第一卷[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2.2479页。